[经济导报]临沂师范学院试水“去行政化”

发布时间:2010-03-19 来源:经济导报(头版)2010-3-19 浏览次数:16102

 

临沂师范学院试水“去行政化”

 

《经济导报》(头版)2010-3-19   记者 孙秀红 临沂报道

 

讨论多年的高校去行政化在公开征求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第一次有了明确表述: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并成为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不少代表、委员认为高校去行政化势在必行,但许多知名高校校长却持质疑态度,认为在官本位的情况下难以单兵突进。

高校能不能去行政化去行政化之路该怎样走?山东规模最大的省属本科高校临沂师范学院在10年的时间里,通过一步步内部管理体制改革的积淀 ,将高校领导变为项目主管、干部转为职员,开始了去行政化的先行先试。

 “我是创新课程与新校区工程推进主管,变化的不仅是职务名称,而是岗位职责更清晰、工作目标更明确。该校党委书记徐同文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现在该校已无处长、科长等职务称谓,取而代之的是项目主管,包括书记、校长在内,也是某个项目的主管。不过,现在还不能说已完全去行政化,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首先让大家淡化行政级别意识,然后再彻底去行政化就是顺水推舟了。在徐同文看来,目前的改革从严格意义上说仅是迈出了去行政化艰难而可贵一步。

推行项目主管制

17日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罗成建递给导报记者的名片上印着临沂师范学院新闻宣传主管如果按照以前的职务名称任命,我现在的职务应该是宣传部副部长,职责可能是分管新闻宣传。但现在我是学校新闻宣传第一负责人,直接接待记者来访。他告诉导报记者。目前,该校有175个项目主管,是学校175项主要工作的第一负责人。

去年8 月,该校按照现代企业的扁平化管理模式和国外著名大学经营大学的理念,实施以项目主管制为主要内容的管理体制改革。该校将全校的事业发展计划与运行任务分解为175个具体项目,然后按照项目建立岗位并选聘主管。竞聘上的主管要和学校签订3年任期的责任合同书。

理学院院长金银来成为理学院师资与学术主管。导报记者看到,他与学校签订的责任合同书上,详细规定了其岗位责任、主要工作、责任指标及发展思路和措施等内容,而责任指标则细化到2010-2011年建立省级行业重点实验室1 ,学术休假教师每学年7人,2010-2011年科研到位经费156万元等具体数字 ,并明确岗位责任与劳动薪酬直接挂钩。

该校副院长、高级岗位考核主管王明福说,通俗地讲,这项改革就像企业的项目管理,明确岗位、明确责任、契约管理。当然,学校也像企业一样相应建立了严格的考核制度,没有考核就没有管理,现代企业的管理理念同样适用于建立新型管理制度的现代大学。

通过推行项目主管制,处长、副处长、科长、副科长等称呼一夜之间消失了。原来的副处长和处长成为项目主管,而科长、副科长等成为助理、干事等职员。

“不论是国办大学还是民办大学,如同企业一样,体制成为决定学校效益与可持续发展的真正瓶颈。力推改革并亲手设计改革路径的徐同文 ,多次在校内会议上重申 ,不破除旧有的行政管理体制,就难以构建现代大学制度。

行政与学术,不是对立而是融合

对管理体制颠覆性的改革,在徐同文看来,是为了更好地为学生服务,服务发展、服务创新,让每一个学生必须有人为他直接负责,让每一个学生需要服务的项目必须有具体的责任人,每一个学生的培养质量学校必须负全责。

在服务理念下,许多高校校长争议的行政治校还是学术治校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不管是项目主管还是教授,都是以围绕学生学习、就业来运作的。金银来在与学校所签的协议中,不管是师资队伍建设,还是与国外高校合作,目的都指向创新课程,提升学科建设水平。

2009年初,临沂师范学院开始实施创新课程建设,以有用、有效、先进为原则,让课程设置与学生就业对接,构建以五门骨干课程为核心的课程体系。如大一学生集中突破外语、网络信息两门工具课,大二、三学生集中课时完成基础综合与专业方向两门素质课程,大四则以职业生涯设计为主题安排毕业论文。

罗成建举例 说,现在很多大学生的毕业论文以整合网络资源为主,下笔千言却既不是学习所得的升华,也无助于就业和工作。而临沂师范学院要求学生的毕业论文以职业生涯设计为主题,让学生在工作的头3-5年内有帮助。即使是国际贸易专业的学生将来要做物流,毕业论文也可以物流发展为主题,而不是国际贸易的现状分析等人云亦云的资料整合。

 “去年,学生的外语四级考试通过率为70%,这在地方院校中并不容易。罗成建告诉导报记者,一直努力探索体制机制创新的临沂师范学院,引来了全国400多所同类学校前来考察学习,并在20086月在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中获得国考优秀等次,教育部专家以震惊、振奋、震撼评价革命老区的这所新大学。

现在的项目管理也是适应创新课程建设而实行的改变与改革,两者不仅不矛盾,而且互相促进。罗成建说。

现实中的主管,档案中的处长

在学校内部取消了行政级别的领导,如何与外部行政化的社会对接?这是包括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内的大学校长都担忧的。

对此,罗成建坦言,在外部环境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去行政化只能在大学内部实施。就像他,目前的职位是项目主管,但档案中的行政级别依然为副处长。这也是没办法,比如,学校所有教职工的工资都是临沂市财政局按照事业单位套改工资发放,我这个主管是什么级别,怎么发工资,财政局没有先例可循,只能按照档案上的副处级发放。再如,学校按照自己的管理制度提拔了一名副院长,组织部不认可,怎么办?

作为高级岗位考核主管,王明福也直言不讳,尽管学校内部取消了行政级别,但考虑到与外部社会对接,学校依然会在该提拔干部时向组织部申请 ,不耽误这些项目主管们在档案中的升迁。

 “无法完全去行政化,但是可贵的一步。徐同文说,从2000年开始,经历了全员竞聘上岗、事业指标到人、机构岗位扁平化等多次改革的临沂师范学院,正在构建现代大学经营管理体系,许多领导干部意识到,去行政化是早晚的事,而现在的项目主管制从淡化行政意识开始,已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